现在是:2019年7月23日 星期二 凌晨好! 登录 | 注册 | 进入商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体中文
 
主 编: 杨炳麟
编 委: 谢  冕 杨匡汉
  吴思敬
韩作荣
  叶延滨 唐晓渡
  陆  健 程光炜
 
马新朝
耿占春
  商  震 杨炳麟
  杨志学 赵  勇
  杨晓民 何向阳
  (按年龄长者为先)
首 页 中原诗群 空间·网刊 中国诗歌馆 诗歌现场 中国诗歌社区 名家肖像 诗书画苑 网上书店
卖 场 理事广场 在线阅读 诗歌讲堂 高 端 对 话 窗 外 档 案 诗词园地
 
         诗  讯
更多>>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
    习近平致信祝贺中国文联中国作协成立70周年详情>>
    
河南省离退休干部作品选 6-22
“老人春秋杯 · 我和我.. 6-22
邵丽:未来五年河南文艺.. 4-3
《蝴蝶翅膀上有星辰闪烁.. 3-15
《百年女性散文诗选》研.. 3-15
河南省作家协会关于转发.. 3-15
《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 3-15
中国作协九届四次全委会.. 2-25
 
        诗 广 告
更多>>

 
         在线阅读

范源诗选

范源诗选 

小桥•河神庙•人

——《古老的中原》诗小说之十三

(1)

小桥是拆了河神庙修成的

小桥和狭窄和狭窄

很狭窄很狭窄的小桥像一条皮带

系住了漳河两岸

两个小村

两个小村从小桥上

顺利地挤过了历史的脚步

八十年代驰来的雅马哈

却常常在这里跳水游泳

 

(2)

河神庙是“大跃进”跃成小桥的

河神庙废墟很荒凉很荒凉

很荒凉很荒凉的神仙早死了

决不会在小桥上滥施神威

而两个小村的老人

却梦见河神向他们伸手

于是河神庙又修复如初

一根根梁 一块块砖瓦

是两个小村奉献给河神的

立体的忏悔

和虔诚

 

(3)

两个小村是早就破过“四旧”的

两个小村曾经很“革命”很“革命”

很“革命”很“革命”的村民们

突然向河神跪拜

全怪很狭窄很狭窄的小桥

而乡里的干部拆出来新庙

对小桥却置若罔闻

拆去的建筑材料廉价处理掉

醉了村头酒店里的黄昏

一个个瘫软嚎叫着如土、如泥

 

(4)

河神庙像白居易的原上草

河神庙生命力很顽强很顽强

很顽强很顽强的河神庙又长出来

拆庙的乡干部为拆不及而烦恼

唇边挂满了带酒气的咒骂

而很狭窄的小桥却默默无语

在静静地观赏着

一幕幕雅马哈游泳的悲剧

和漳河飞溅的浪花、泡沫

太行山,金钱的火焰

 

你的微笑

从你那半开半抿的樱唇间

从你那充满诱惑力的嘴角上

一丝一丝地抛着

一缕一缕地垂下

垂钓者的细柔细柔的线

垂钓者的细柔细柔的线

一点一点地沉入

一点一点地沉入

我心之湖泊

 

悄悄地

悄悄地

……

我的爱心咬钩了

神 农

都去了——

  原始社会的神,

  奴隶社会的神,

  封建社会的神……

我,我要来造——

  一个新神!

  一个光彩夺目的神!

  一个真正的神!

 

这个神,

  手中没有金箍棒,

  脚底下没有风火轮;

他的脚下是广袤的土地,

他的手中有一张步犁,

     一柄锄头,

     一把镰刀。

他的额头上,

      汗水淋淋……

这个流汗的神,

 就是牛样的人呀!

  全身充满了

  牛的精神。

他曾吃着最低廉的食品,

  拽着最笨重的犁,

   默默地,默默地

   在土地上耕耘;

   耕过远古,

   耕到如今……

 

这个神的汗珠,

  是金一样的小米,

  是银一样的大米,

  是宝石一样的玉米,

  是珍珠一样的豆子,

  是玉屑一样的麦粉……

正是这些汗珠,

  滋润了中国的土地,

  滋润了中国的历史

  滋润了中国的神,

  滋润了中国的人。

 

这个神

  是“愚”之神,

  是弱之神,

  是贫之神,

  是地位最低的神。

他不想统治宇宙,

 也不曾掌管乾坤,

 更不曾接受

    任何人的供品,

 甚至不能把握

     自己的命运。

他每天咀嚼的,

   是自己的汗珠,

    自己的艰辛;

他没有庙堂,

 就是死了也没有塑像,

   几株野草、蒲公英,

   几点流萤,

   伴着一座荒坟。

在一些“神”的眼里,

   他早已不是神;

在一些人的眼里

   他甚至不是人……

 

但,我要说,

他是神!

他的确是庞大的神!

他不是一个呀,

他是一群。

他分布在长江两岸,

    黄河两岸,

    秦岭南北,

    东海之滨……

他居住在

山坡上的窑洞里,

    石屋里;

居住在

河滩的土屋里,

   茅屋里,

居住在

平原的瓦屋里,

   坯屋里……

他一呼一吸,

 能使百川沸腾;

他举起手臂,

就是一座森林,

  一座遮天盖地的森林!

 

我要说,

他是神!

他的确是伟大的神!

他那粗大的手,

 推过历史的车轮!

他曾用梭标、棍棒,

捣毁了一座座

   喝血吸髓的朱门;

他曾用松树炮和热血,

  开拓出一片片

  武装割据的乾坤;

他曾追着革命的马蹄,

 踏着风雪,

 迎着天险,

 掀起铁流滚滚;

他曾用小米、红枣,

 喂养了窑洞里的革命大军;

他曾把自己的子孙,

 投入革命的战火;

他曾用担架

 抬出了辽沈、平津、淮海

    报捷的枪声;

他曾用手推车,

 推出了一座天安门,

 推出了天安门上的

    红日一轮。

 

他是神,

他是神。

你想过没有,

他给你包扎过伤口?

   他给你送过鸡汤?

   他为了你的温饱,

   从自己孩子嘴里

   夺过一个菜饼,

     一把薯根……?

忘没忘

  他为了掩护你,

  忘死地引开了敌人?

  在一阵枪声里,

  他胸中的热血

  染红了你的衣襟……?

 

他是神,

他是肯吃苦的神,

他是坚韧的神。

就在你有了过失的时候——

他的锅砸了,

他的门鼻子撬了,

他的柜鼻子扭了,

  变成了“钢铁卫星”,

  在“喜报”上抖着精神。

而他那枯树根般的双手,

  暴突着骨头,青筋;

他的谷子落了,

他的红薯烂了,

他的玉米霉了,

  变成了“高产卫星”,

  在报纸上耸人听闻……

而他的肚子里,

  肠,胃,都在呻吟。

他,无数的他,

  在喝着“大锅清水汤”的时候

  对谁也没有怨恨;

他还是用紧巴巴的汗水,

  艰难地清洗着

     自己的贫困,

     祖国的贫困。

 

三年呀,

三年灾祸中的祖国,

  多亏他忍饥挺住;

三年呀,

三年的你

  可能理解这是什么精神?

 

他是神,

他是神,

他哺育着

    普普通通的人。

你想过没有,

你的生命是他给的——

不正是他

  让你的锅里漂起米花?

  让你的蒸笼冒出了热气?

  让你的碗里有了滋味?

  让你的生活充满了芳芬?

不正是他

  让你头上有了帽子?

  让你的脚上有了棉鞋?

  让你的身上有了衣服?

  让你的生活温暖如春?

 

他是神,

他是淳朴的神,

他是善良的神。

就在你们关闭了工厂的大门,

    关闭了学校的大门,

    关闭了机关的大门,

就在你们戴着“造反”的袖章,

    扛着“武卫”的大刀,

泛滥着杀声的时候,

为了母亲的命运,

他原谅你们。

他照样用自己的汗水,

    喂养你,

    喂养他,

    喂养我,

    喂养所有的人。

十年呀,

十年的祖国,

   赖于他才得以生存;

十年呀,

十年的你,

   可懂得这是什么精神?!

 

他是神,

他是最圣洁的神。

可那些造神者

却向他泼污水

    一盆,又一盆——

说他是“资本主义的土壤”,

骂他是社会主义的“异路人”,

骂他是最自私的

   最卑微的

   最危险的

   危害无产阶级专政的祸根。

 

恨他的鸡多下一个蛋,

   一个蛋似乎能碰碎江山;

恨他多养了一只羊,

   一只羊似乎能抵塌天安门;

恨他多种了一棵树,

   一棵树像会顶落太阳;

恨他多收了一颗瓜,

   一颗瓜好似一颗炸弹,

   能炸沉祖国这艘巨轮。

 

他是神,

他被问罪了,

他的“尾巴”被割去了,

  割得鲜血淋淋……

但他,还是神!

他踏着血,

  踏着汗,

  走过了一个冬春,

  又一个冬春……

 

他是神!

他终于被众“神”承认

——他是神!

他终于被众人承认

他是神!

他是神?

他能呼风唤雨,

他能排山倒海,

他能创造日月星辰,

他能给历史

  安上风火轮

  让倒退了十年祖国,

像神一样地。

  往前飞奔。

 

他是责任树,

让土地双倍地丰收,

  让新楼从平地崛起,

让空了的国家仓库,

长出群山一样的粮囤。

而他,

  就站在囤尖上微笑,

注视着未来,

注视着天上的风云

 

他是神,

他在做着神一样的梦;

他梦见了无边的原野,

 无数的电蝈蝈在弹琴;

他梦见了无数的乡村,

 无数的人造星星吻着柴门;

他梦见自己驾驭着卫星,

 载着明媚的春天飞速前进;

他梦见了身后无边的黄土,

 正在变成无边的黄金;

他也梦见了自己是一个,

 是一个威力强大的神……

 

啊!他是神,

  他是神,

  他是过去的神,

  他是现在的神,

  他是未来的神,

 他就是我们的父亲——

 雷鸣般响亮的两个大字:

 农——民!

 

啊!他是神,

  他被罗中立画出来了,

  但,仅仅是画出来了。

中国的罗丹,

  还应该给他塑个铜像,

  就刻上:

  “他是神!

  就让他耸立在

  都市的广场上,

  每天,向太阳,

     向月亮,

     向摩天大厦,

     向小轿车儿,

     向喧闹的人潮……

展示那——

  一道道深深的皱纹……

 

啊!他是神!

  他是人间的神!

  他是东方古老的神!

  他是中国的神!

  他是光彩夺目的神!

  他是真正的神——

    振兴中华民族的——

    伟大的精“神”!

       范 源(19541989)本名范钦佩,1954年生于河南省滑县。中国作家协会河南分会会员,河南省青年诗歌学会常务理事、安阳市文学协会副主席、《中原文学》诗歌编辑,先后在国内近百家报刊上发表诗作400多首。1970年元月参军,后当过记者、警察。198011月,由安阳市公安局调入安阳市文联,开始专业文学创作。198997日,因意外事故,不幸长逝,时年35岁。出版有诗集《国宝》《神矢》《中国——生命的台风季》《站在海岸上的呼唤》《范源诗选》。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友情链接
中国作家网    诗刊    人民文学网    河南作家网    河南文化网    大河文业网    河南诗词网    中国诗歌网    中国诗刊社    人民网    诗歌报    央视网    作家网    文学报    腾讯网    新浪网    中华诗词网    诗林    中国书协网    中国文艺网    北方文学网    天津诗人网    北京诗人网    中国诗文网    左岸读书网    新诗代    诗生活    中青网    文艺报    中诗网    大豫网    光明网    扬子江诗刊    诗潮    绿风诗刊社    搜狐读书网    华语诗歌网    中国诗人网    当代诗词网    古代诗词网    中华诗词网    诗选刊    冰心网    文心社    小说界    诗中国    国学网    中文网    江南杂志社    山花    河南文艺网    百花文艺网    敦煌诗刊社    华语文学网    中国文苑网    红豆杂志社    诗词歌赋网    榕树下    大众网    中原网    新华网    商都网    中青网    学术网    星星诗刊网    半岛    诗词名句网    诗词吾爱网    中原诗词网    南方周末网    中国摄影网    外国文学网    中国文学网    古诗词    古诗文    文学乐    十月刊    搜韵网    读者网    意林网   
 

咨询热线:0371—66267916   66268398   66267915  合作联系关于河南诗人客服中心访客留言站长信箱 │ 关注我们  

河南诗人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网站声明

豫ICP备12011436号-2  电子信箱:henanshiren@126.com

 河南诗人 2008-2017 (Henan Poet) 郑州市金水路99号建达大厦6D座